香港島各界聯合會

  • 20周年就職禮
  • 攜手抗疫 護港安民
  • 余彭年基金
  • 慶回歸
  • 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周年港島歡騰賀國慶文藝晚會
  • 2020迎春賀歲暨賀授勳及獲榮任受表彰人士聯歡晚會​

施清流 執行會長 刊文 「理性」與「瘋狂」只是一線之差

「理性」與「瘋狂」只是一線之差 全國政協委員/執行會長 施清流


先是6月9日的和平遊 行演變成翌日凌晨的街頭 衝突,再有12日示威者包 圍立法會,暴力衝擊警方 防線令事態升級。 「泛民 」、 「民陣」等反對派人 士甚至顛倒是非,聲稱警方武力攻擊 「手無寸鐵」的示威者, 然而根據電視畫面以及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回應,市民可見大批 蒙面示威者有組織地佔據龍和道及夏慤道,並有地盤被偷去鐵 枝及木板,甚至大量地磚被掘起,現場警員跟從指引在情勢變 得更加不可控之前,使用低殺傷力武器平暴。


這一場由 「和平示威」 演變成暴動的結果任何人都能想像 到, 「流血」 是必然的代價,這代價既來自於不理性示威者, 又需香港警隊承受,但受創最深的卻是整個香港社會,是香港 引以為傲的法治精神,是身陷險境的年輕人。


報道指近日的連串衝突、暴動已造成逾80名警員及示威者 受傷,部分人傷勢嚴重,更有多名港大、中大、城大學生被捕 。2014年的非法 「佔中」已經證明,所謂 「勇武抗爭」並無助 於推動社會進步,反而適得其反,使經濟下沉、民生凋敝。經 過5年沉澱,難道反思的後果是讓 「佔中」的代價在同一批人身 上再付出一次?不難理解,為何多數社會運動首當其衝的參與 者都是年輕人,他們朝氣蓬勃,他們勇敢無畏,他們亟待為自 己熱愛的地方守護他們認為的 「核心價值」,然而群體性煽動 導致的 「理性」與 「瘋狂」只一線之差。

在9日的遊行中,不少參加者都未能說出所謂的 「反送中」 到底是基於什麼、反對什麼,群體行動太容易讓他們有歸屬感 ,有一種 「雖千萬人,吾亦往矣」的感於時勢或沾沾自喜,殊 不知結果往往是泯然眾人,身陷險境。見教協副會長、教育界 立法會議員葉建源發起罷課就知,就連未成年學生都被無辜捲 入政治漩渦,正如中大校長段崇智早前曾多次強調: 「學校不 應成為政治角力的場所」,否則就是失敗。青年人本應是社會 建設的中堅力量,如若繼續主動或被動地 「身陷險境」,勢必 會走到難以挽救的一步。


回到修例本身,香港特區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的初 衷是處理去年發生的台灣殺人案,同時堵塞逃犯及刑事事宜相 互法律協助法例上的漏洞,有法理依據又有現實迫切需要,卻 被反對派 「妖魔化」致人人自危。想必任何一個有獨立思考能 力之人都能認識到《逃犯條例》無論是否修訂,對絕大多數遵 紀守法、安穩生活的平民百姓是毫無影響的。


如果要說他們的擔心來源於對內地司法制度的不信任,特 區政府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曾回應: 「已經先後三次大幅加強法 例建議中的保障——在人權方面的保障及其他方面的保障、程 序上的保障,這些全部都有法律效力的」。暴動的場面仍然讓 人痛心疾首,事件過後,香港市民更應認清什麼樣的做法是真 正符合香港利益的,如果所有人都能夠理性看清條例修訂的具 體措施與界限,想必也不會出現今日的局面。





大公報相關文章

http://www.takungpao.com/opinion/233119/2019/0617/304844.html

Bingo網頁設計公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