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島各界聯合會

  • 20周年就職禮
  • 同心同向同行 融入國家大局
  • 國慶籌委會成立
  • 余彭年基金
  • 慶回歸
  • 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周年港島歡騰賀國慶文藝晚會

葉建明 常務副理事長 刊文 香港需要保留「動亂遺址」

議論風生\香港需要保留「動亂遺址」\葉建明

經歷了短暫平靜的香港,剛過去的周末又燃起硝煙,讓許多人稍稍放鬆的神經再度繃緊。很多人在問,暴力會否成為香港的常態,令香港永遠籠罩在恐懼和失序之中。

香港有一批施暴者和縱暴者頑固堅持其立場,只要更多市民不與他們割席,願意攬炒,動亂的膿包就無法擠出,暴力必然成為香港的風土病,不時會爆發,讓香港回到過去的平靜將成為奢望。

有人建議,香港需要保留一座「動亂遺址」,將暴亂觸目驚心的真實場景保留下來,教育香港人,令大家在「悲劇遺址」上反思,是誰在毀掉香港;同時也警示香港未來何去何從。動亂沒有前途,暴力之下所有港人都將是受害者。可悲的是人的記憶總是健忘的,或者選擇性遺忘。就好比港鐵,頭晚遭到嚴重破壞,工程人員漏夜趕修,第二天正常通車,令很多人認為理所當然,並不保留車站被暴徒嚴重破壞的記憶,因此對於暴力「無感」。而且他人的教育或許因為抗拒「洗腦」而本能拒絕,但一旦有一天「能夠攞返個良心出來」,觸景傷情自我覺醒,這座「動亂遺址」就會喚醒更多港人反對暴力。

香港理工大學很符合「動亂遺址」保留的情況。雖然現實狀況不可能保存實體,但數字影像保存應該是完全做得到的,而且也有條件保持局部的慘況。從日前重新開放的理工大學校園所見,校園滿目瘡痍,圖書館、化驗室、體育館、教室等都遭受破壞,升降機、冷氣機被砸,巨資修建的木製行人天橋露出燒焦的支架……

這些全部都是進入理大校園暴徒所為。這是香港歷時近6個月暴亂惡果的一個災後場景展現,也是幾個月來動亂場景的一個濃縮,是暴亂真相的集中展示。

理大的滿目瘡痍暴露了暴力的瘋狂。警方在理大校園內檢獲4000多支汽油彈、1000多支壓縮氣體,包括捆綁汽油彈,大量化學品、攻擊性武器,錘子、弓箭、大型投擲器及氣槍等。以汽油彈為例,如果每一分鐘不停地投擲一枚,4000多支汽油彈需要近70個小時,接近三個白天黑夜才能投完,如果加上中大等其他院校檢獲的汽油彈,超過一萬支汽油彈每一分鐘投擲一枚需要整整7天7夜以上。如此多具傷害性武器一旦在香港其他地方使用,造成傷害將無法估量。

記錄泯滅人性的暴行

理大傷痕展示了暴力打砸造成的嚴重損失。理大校長說,「損失慘重」,嚴重影響教學及科研,修復需要大約半年時間。除了校園被毀,服務學生的銀行櫃員機、食肆等也都被毀掉。其毀壞程度令人髮指。警方說,從理大出來自首或者登記的1000多人中,只有40多人是理大學生。究竟是什麼人如此喪心病狂,打砸一所政府資助高校。一旦有個「悲劇遺址」,當參與打砸校園的暴徒看見,他們會不會心有戚戚呢?

港鐵太子站、旺角,都符合「動亂遺址」保留的情況。這兩處是遭受動亂次數最多又最猛的地方。特別是港鐵太子站,子虛烏有的「死人」令這裏成為謊言崇拜的「聖地」,一些無知者就是踏着謊言製造者開出的路,一步步走向暴力的深淵。

香港多處動亂傷痕留下的是一段慘痛歷史。它留給後人香港盛衰興亡的一段真實而可悲的記錄。香港人是記錄下來,時時反思,還是選擇即時遺忘?無論是還在動盪的當下,還是止暴制亂之後的明天,都需要考慮這個問題。當野貓似的襲擊成為香港「新常態」,也就是香港盛極而衰的轉折了。18世紀英國著名的思想家和政治哲學家埃德蒙.伯克說,邪惡要獲得勝利,只需好人袖手旁觀。這裏可以加上一句,罪惡的幽靈要永遠在一座城市遊蕩,只需人們健忘。

中外都有保留「悲劇遺址」的經驗,一百多年前的1860年,美輪美奐的萬園之園,北京圓明園被八國聯軍掠奪並燒毀。如今,這座廢墟遺址公園成為中國歷史教育的課堂,讓中國人不忘恥辱,奮發圖強。二戰作為人類歷史上的一大悲劇,不少經歷過二戰重創的國家都保存着一些具有重要意義的遺址。即便是燃起戰爭的德國,數十年都有深刻反思。他們多位領導人認為,「誰不反觀歷史,誰就會對現實盲目。誰不願反思暴行,誰將來就可能會重蹈覆轍」。

香港人缺乏歷史觀,這是歷史因素和這20多年教育造成的。但今天若依然抱持歷史虛無,香港就沒有明天了。

全國政協委員、香港島各界聯合會常務副理事長

大公報相關文章

http://www.takungpao.com.hk/opinion/233119/2019/1203/384565.html









Bingo網頁設計公司
Top